•      钓鱼时刻,就在罗马湖

    你们知道
    标题往往都是一种反否
    或自嘲于我
    城里人出来郊游了
    我们难道是赞比亚皇室
    还是莫斯科大公
    我不想这么戏谑
    但除了噱头之外
    一切又还有什么话好说
    所以我要说
    我也不过是四川的一介村民
    钓鱼不是我的强项
    非要郊游
    我只好沿湖走一圈
    回头一想
    玩儿一下也是不错的
    那我,又为什么矫情
    是啊
    我为什么矫情
    为什么呢



         屎命的召唤

    过去我在诗中
    也写过成功二字
    现在不禁想来
    贝多芬要扼住命运的喉咙
    说明我们和命运的关系
    永远无法理顺
    每一天
    我都要花点时间
    在这款全球销量第一的游戏中
    杀杀杀
    死死死
    死的永远比杀的多
    我这辈子
    祈祷不要杀人
    也不要被杀
    所以
    玩游戏
    这是恨的奉献
    这是屎命的召唤

















  • 先想想
    我们这些对自己
    扯淡的结论
    是偶然的——
    大家还来不及不置可否
    又是必然的
    中间推理
    推、推、推
    推半天

    从什么时候开始
    那些扯淡的说法横行
    毛泽东
    是一个革命现实主义者
    加一个革命浪漫主义者
    又或
    安迪·沃霍
    他妈的是一个虚无主义者
    和一个骗子

    你知道这为什么扯淡吗
    那些被谈论的人
    本就是满嘴扯淡的人
    不管他们说
    不能这样,不能那样
    还是
    我就是要这样,就是要那样

    我这么说
    好像没有成功地把自己撇清出来
    但是我有什么害吗
    虽然我自觉也很危险

    让我逃走
    让我保留那
    最不精彩的部分
    也是这世界
    最烂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