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月9

    2008-01-10 | Tag:涣散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睡觉的时候
    眼睛越睁越大
    露出死鱼一样的眼白

    1998还是1999的晚上
    我兴奋地对着篮球场喊
    夜晚我不想睡去
    白天我不想醒来

    但那时我还什么都不懂呢
    顶多做做春梦
    现在就是噩梦吗?
    我已经习惯了

    我们换过三次窗帘
    一次比一次厚
    戴过几天眼罩
    被夜晚蒙住眼睛的感觉怎样

    现在终于密不透光
    幽闭带来的拯救
    风吹草动
    还在外面暴雨一样的响着
  • 无标题

    2007-08-23 | Tag:涣散

          2007太空漫游

    是无边的空虚
    还是一切都难以捉摸
    如果是无边的空虚
    那就是无我
    如果是一切都难以捉摸
    那就是迷失
    那都太难以言说
    有时候我尝过空空荡荡的味道
    那更悲悯更刺激一些
    当然和奋进号航天飞机自是难比
    所以我只是
    在无边的黑暗中
    掂量掂量自己的漂浮力
    对着无边的黑暗
    不客气地说
    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