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月27日7:56醒

    2010-10-27 | Tag:

    上午捧着一杯热豆浆穿过菜市场
    不买菜
    因为我只买豆浆

     

    回放一首丢失很多年(谢崔真幻)的青春诗歌,写于21岁,西安

    《煮豆浆》
      
      
      到了夜里,就和白天不一样
      
      红灯指示煮饭,绿灯指示保温
      
      掀起锅盖,热气腾起来
      
      在灯光下,在白天的对面
      
      看,它抚慰着我
      
      
      煮豆浆,汁水翻滚
      
      是很浑浊的,浑浊和浑浊
      
      又都盛在,洗不掉的干净里
      
      还有粘绸和粘绸,就要荡开
      
      轻快的涟漪
      
      
      
      舀一勺,在我脸前停稳
      
      这滚烫的大豆的乳汁似乎漂着鱼的腥味道

  •     分享

    我的菜陆续出锅了
    她在写剧本
    关于前女友,我说得不多
    她跑到饭桌去先尝
    “真好吃!”
    然而我并不开心
    有点紧张,有点阴郁
    有点不知所措地装逼
    我的菜很一般
    吃完饭她负责洗碗
    其实
    我也可以洗碗
    做饭做到底
    吃饭算什么,婚姻算什么
    非要搞出个幸福样
    世界上
    两个人
    非要有这样的契约

     


        混

    在成都生活
    我就很少接触到白领了
    中午在饭馆
    我一个人
    对面一桌七八个人
    久违的
    戴胸牌的
    年轻人
    别看旅游鞋难看
    不用混到30
    他们就会买房
    他们就会开车
    他们就会生小孩
    而我呢
    我不幸看到年轻人像螃蟹一样涌上岸
    到我这个份上
    面无表情
    动作迟缓
    一口饭
    嚼36下也不是什么难事

     

        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温柔

    我不知道我小时候
    汪国真红成什么样
    写得不是挺好的吗
    一个火锅店老板
    总比现在唱民谣的
    歌都很红了
    发现他的词
    只能唱,不能读……
    余秋雨也挺好的
    余秋雨为小招主持——不能说公道
    是主持风雅
    比附庸风雅牛逼
    这么多年了
    人专治各种不服
    算是懂伤寒论的老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