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月,几个诗

    2005-10-31 | Tag:涣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ang3-logs/1551818.html

    动植物

     

    终于有了这么一条可爱的广告

    李逵痛苦地咆哮,我要吃肉!

    但是李逵

    如果肉不够多

    我建议你一开始就吃蔬菜

    为什么不呢

    我还是喜欢蔬菜的

    那是喜欢

    优雅一些

     

    这样,虽然你狼吞虎咽

    吃成个丑陋的动物

    但还总能闻到

    自己的精液

    像是某种植物茎里汁液的气味

     

    如果你有女人

    她的肉比你娇嫩

    巨大的差异

    就是你是丑陋的动物

    而她是新鲜的蔬菜

    你既然也爱上蔬菜

    就能想通,她的爱液为什么泛出鱼腥味

     

     

     

     

     

    91日记

     

    9月是鹰飞的季节吗?

    鹰飞的情景是否苍凉

    9月高远

    但不苍凉

    鹰飞得高远

    也并不苍凉呀

     

    昨晚刚进入9

    今天从黄昏开始

    就起了秋风

    秋风是什么感觉

    一下就吹得你

    感到和昨天的风不同

     

    一根朽树枝掉在我的门前

    屋里毛巾也罕见地干燥

    还有很久没有抬头望的云

    在胡同上空,晚霞

    带着微弱的暖色

     

    感谢9

    我的喜悦

    是不是因为一直

    在期盼

    一个人在秋天里

    对孤独的想法

    与刚过去的

    夏天有变

     

     

     

    阳光

     

    我们牢记着贾冬阳的

    “明亮竟使我产生幸福的感觉”

    走在这般明亮的阳光里

    幸不幸福

    应该拿温度计

    来量一量

     

    秋天到了

    25度的幸福

    缘于多少度的伤感

     

     

    吴旺达

     

    什么是吴旺达

    什么是吴旺的妹妹达

    当我走累了的时候

    我还没有回到我的小屋里

    小屋里也没有我的妹妹

    我左边的小臂开始发麻

     

    我右边的拖鞋总是发出

    比左边大得多的声响

    那是因为我的右腿

    它走起路来压力更大

     

    无望达

    就是左臂无望,右腿无望

    就随便吧

    任右边拖鞋的声音

    达达达达达达

     

     

     

    毫无动力的写作

     

    我并不想写

    就像我不想让这日子日复一日

    摆在我面前的

    就是这样的日子

    就是这样的纸和笔

    于是我动起手来

    我并不想面对现实

    我也不想回忆

    我愿意回想

    上个星期六我在干什么

    从想不起来

    到想起来

     

     

     

    交个女朋友,还是养条狗

     

    狗和女朋友

    都是有生命的

    所以一旦交上、养上

    就不能舍弃

     

    我不知道

    人为什么要恋爱

    我也不知道

    人为什么能尽到

    关怀狗的责任

    为何我从一开始

    就心存舍弃的念头

     

    我上一次养的宠物

    3年前

    一只迅速肥大起来的兔子

    后来饿死了

     

    对不起

    我为什么要讲这些道理

    我根本就

    说不清楚

     

     

     

        915

     

    下着小雨

    走在笔直的马路的人行道上

    车轮下

    泥水嘶嘶啦啦地发出声音

    一切井井有序

    却本质是肮脏

     

    我有些热

    又感到潮湿

    我迈动双腿

    尽量扛直身子

    打起精神来

    一切没什么坏

     

    天黑了

    这是秋雨夜

    我有些憋闷

     

     

     

    狗死了

     

    狗死了

    死了就再也没有她的好看

    和乖

    只能靠回忆了

    并且能回忆起

    致它命的那顿豆腐

     

    我洒了一地石灰

    要消除她的味道

    尸体的味道

    死亡的味道

    我不愿再回忆那恶臭

     

     

    新租了一间房子,回到楼房

     

    我闻到熟悉的味道

    不是一股,一丝

    就是一下

    我只闻到一下

    这熟悉又不知是什么的味道

     

    很多时候

    这味道可能不止一种

    但我想

    如果那是一类可怕的味道

    就只有一种

    那是最可怕的味道

     

    我决定忘记那一下味道

     

     

     

    在光熙门城铁站

     

    我下了一趟城铁

    坐在椅子上

    等他们

    8分钟以后

    又一辆城铁到站停下

    又过8分钟

    下两辆,下三辆

    人们坐着城铁

    往郊外的家里赶去

    两辆城铁中的人

    没什么不同

     

    在光熙门城铁站

    上下车的人不多

    这儿不是他们的家

    但是我朋友的家

    我的朋友

    正从家里过来

    买票进站

    上到月台上来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也咳嗽不止,毫无顾忌,但有所敬畏。不说了,好象和多了就耍酒风。
    回复eniao说:
    QQ报道,海口街头小店催情药泛滥。我可从没见过你喝多耍酒风,在大陆。
    2005-11-04 11:22:22
  • 对了,我的博客就永远是死链接吗,插几下谁不会。
  • 还是比我勤奋,一如既往的得到陶冶和鼻腔共鸣。咳嗽赶紧好,翘酒不好。
    回复说:
    不要揭露我的死套路,那都让我越来越即兴了
    2005-11-01 09:4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