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不是可以打个laiuweug;j做名字

    2008-09-07 |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ang3-logs/28633437.html

    假如我不是吐出呕吐物
    我会吐出什么来
    胸腔里的动荡
    肠子里的疼痛
    我就是这么地想空空如也
    而其实我吐出的才是空气

    我是一个被没意思牵扯住的提线木偶
    不理解自己抽的是哪根筋
    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
    我不会去看心理医生

    我们是6个人
    之前我一根神经被一个念头牵着
    就是还有一个人到哪儿去了
    他会回来的
    他回来就完整了
    一根筋会放松
    忽然,这根筋没有放松
    而是被粗暴地拨弄了一下
    我们总共只有6个人
    全在这里
    刚才的缺少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在讲鬼片
    可能是这样
    刚才是在许诺自己
    等那个人回来会好过一点

    说胡话的时候是我镇定的时候
    因为有酒暖的光明
    沉默的时候
    最是不安
    除非孤独有条件和自己说话

    头顶
    粗暴的雷声来了
    可以将你击死10000次
    但大家还是侥幸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帮红领子的老头志愿者在院门口躲雨
    “大爷,你这个报纸还要吗?我顶着回家了。”
    “今天的,还没看呢。”
    我没有怀疑,没看的报纸就不能拿来顶雨
    “你这样,打我的伞,回家拿伞。”
    我的生活中似乎没有这样的经验
    难道是我还不够老?
    我就撑着他的黑伞回家
    取一把我的伞
    再下楼给他还伞
    就这几分钟
    雨都停了
    我还在想
    那些老头,有没有在讨论
    我是谁
    我是不是个守信还伞的人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