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〇〇九年三月五日

    2009-03-05 |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ang3-logs/36101676.html

    家公走好
    家公
    你走了之后剩下的都是活人们的问题了
    比如
    1992年我尚小
    之后为什么再没见过你
    你走
    也没有把这些问题带走
    我没有去给你送终
    外孙们多半没有
    我妈昨天去给你送葬
    我也不知道
    我妈觉得3个外孙都不要去了
    尤其是难以面对活人问题的我
    但我
    要写首诗给你送葬
    你是自由的
    你才走两天
    几百里路
    你钢铁工人的硬朗身体
    一踱步就到我这了









    翻开一本书
    一首诗是写给死去的奶奶的
    我也想写一首
    给星期一死去的家公
    再随便翻开一页
    另一首诗题为《江边》
    此刻我站在窗前
    窗前正好是一条江
    生活掩盖不了灵犀
    所以我克制了翻第3次的暗示
    而死亡
    正好为人类生活断句
    家公
    你来自遥远的1921
    而我活在2009
    仿佛活在未来







    外婆
    我妈对你和外公的死轻描淡写
    甚至笑着说
    勇勇
    我要活到你家公你婆那么老
    你该怎么办
    我没有怎么办
    2004年
    我走到江西
    妈说你快不行了
    我给重庆去过一个电话
    忘了是不是和你说过话
    之后妈又说你没事了
    之后的几年
    我一直以为你没事
    还那么爽朗
    不耐烦给全家人做饭
    我一直以为你活着
    去年我才知道你走了
    我很吃惊
    你知道
    一个流浪汉很少为什么吃惊
    现在
    外公也去了
    我也回了成都
    近又如何
    仅仅赶上送一首诗给他
    混在这个世界
    想起你们
    居然少有的安详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真的写的很好。我的问题是,无论谁死,我都不会真正难过了,如果必要,会假装难过一下。
  • 写得真好
    回复发小寻说:
    不写不行
    2009-03-19 09:43:35
  • 仿佛活在未来。。。

    认同这种感觉
  • 牙口 一只比较空虚的牙 外面是我 里面是德国
    回来的头一段时间必须保养 这是我的经验
    很操蛋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