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7 |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ang3-logs/45193019.html



    隔着一条小河
    传来乐器合奏
    女人花
    严肃的轻佻
    那些超越了家庭要寻找年老时光的
    后来我们沿着河走了一段
    过桥到了对面
    不经意中折返回来
    没有女人花了
    他们在擦拭乐器
    吹奏萨克斯的
    可能曾经是朵女人花

    这就是所谓老了
    严禁口水滴答要有尊严
    要有
    轻佻的严肃
    终其一生
    没有沉沦在肉体
    而是沉沦在相反

    请别来享受我
    这儿没有青春、名利和启发
    我理解这时代牛逼女人的类似感受
    操我
    而别管我的温暖是否夹杂着刻薄

    而且
    所有语言都是回忆
    面向浩瀚而不是焦虑播种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拥有语言,而不是被语言拥有,焦虑就无法播种。
  • 加上了。我是男的。有的女人的确是很讨厌,我和你一起鄙视她。